相关文章

当心掉入大名气苗木品种的市场陷阱

苗市持续低迷,让无数人困顿不已。一段时间以来,就苗木

产业如何走出困境,苗木业主如何摆脱危机这样的话题,各路神仙开出的药方五花八门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在铺天盖地的应对声中,有一个大家普遍认同的观点,那就是必须进行产品结构调整,必须找到市场认可度高的优良苗木品种。众口一词的观点是,只有找到了好品种,只有找到了大名气的品种,才能对抗市场风险,才能增加保险系数,才能走出泥潭沼泽。

话是没有错。但问题是,什么是优良苗木品种?什么是市场认可度高的品种?什么是名气大的好品种?这看起来不是问题的问题,实际上却隐藏着很大的问题。

苗木业内人士都知道,“南有红叶石楠

,北有金叶榆

。”近些年,我国城市绿化发展迅速,这两个彩叶品种,几乎各自装点了我们伟大祖国南北半壁江山,在我国的苗木业发展史上,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特别是金叶榆,因为其产品类型多、树形优美、色彩艳丽、姿态迷人,且在北方缺少同类型的金叶品种,所以在城市绿化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可以说,它是苗木界家喻户晓的明星,是市场认可度最高的苗木品种,是大家一致公认的大牌品种。

因为金叶榆如此迷人,大家都把它当宝贝,所以都趋之若鹜。“我们这里几乎是每家每户都种金叶榆。”辽宁资深园林人李作文描述道。根据当地从业者粗略估计,辽宁省内胸径3-10厘米的金叶榆乔木苗至少有三四百万株。辽宁省铁岭市的苗木经纪人曲翠艳说,就算最近两年行情不好,当地的种植量也还在上升中,自己的几个朋友以前种三五个大棚的金叶榆苗子,现在都是十几个棚了。据宁夏昊泽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柏禄介绍,2014年是当地金叶榆绿篱苗的产量最高峰,估计总量有近2000万株,2015年减少了四五百万株,总量也远远超过1000万株。

这种超级喜欢带来了什么样的结果呢?估计大家也猜到了。“在辽宁,胸径4厘米、分枝点1.7米至1.8米的金叶榆苗子,2013年卖65-70元,2014年卖50-55元,2015年只卖35-40元。胸径3厘米的小苗只卖12元左右,基本没什么利润了。”辽宁靠山苗木经纪人王宇告诉记者。在天津,80厘米处嫁接的矮干金叶榆,前两年卖40-50元一株,现在只能卖20元左右。天津蓟县苗木经纪人杨淑芹告诉记者,现在有一些苗子赔钱也不一定卖得出去了,很多人清了地,准备种苞米或蔬菜了。

这说明了一个问题,好品种、优良品种、知名度高的品种、原来好销售的俏品种,不一定就一定是赚钱品种,不一定就永远是好卖的品种。甚至,品种越好、名气越大,可能陷阱越深,对种植者的杀伤力可能越大。因为金叶榆迷人,以前几乎所有的绿化工程都少不了它的身影。但经年累月,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下来,慢慢地,它老了,人们审美疲劳了,也就慢慢地失去了它固有的风采。凡事都是变化着的,切不可盲目迷信,万不能跟风追捧。想当年,杨树的速生丰产和伟岸身躯,风靡了大江南北,所以形成了北有“杨”家将,南有“杉”家浜的一边倒格局,如今它们早已时易物非、不受待见了。业内众所周知的“龙柏烧狗肉”事件,也佐证着过度相信所谓名优品种、俏销品种、大品牌品种,真的是一场悲剧。

说一千,道一万,对品种的选择,真的不能人云亦云,还得自己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多做调研、多加分析、多做甄别,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跑,实在是太危险了!